笺楉

爱你所爱
一个喜欢胡乱码字的小号

【坤廷】初夏成雨

#一发完,一个短打,写的不好见谅
#尝试一下青春文学
#4000+
#赶在初夏的尾巴发出来,送给初夏的你们
#我可以得到评论吗?
  

01.
  
       
初夏,是在盛夏之前,暮春之后,那时候天还没有
燥热起来,天气也不像夏季该有的那样变化多端,没有
一直响个不停的蝉鸣,也没有细雨濛濛的春雨,是在一个吃冰棍还不会化的很快的温度。那时是六月毕业季,是一个众人即将离别的季节。
  
对于大二朱正廷来说,六月,是一个适合相遇的季节。在这样一个云烟成雨的虚度年华,他第一次遇见了蔡徐坤。
  
狮子座的少年就这样看似云淡风轻的闯入了他的生活。像是一粒石子在水面只是漾起了一点波澜,却永远住在湖水里一样。闯进了,就没有走这一说了。
  
据说双鱼座和狮子座的相遇在六月,相识在六月,相知在六月,离别在六月,相爱在六月。
  

02.

  
朱正廷大蔡徐坤两届,也不是一个系里的。
  
朱正廷虽然跳舞很好,却是在一个和跳舞不沾边儿的系里,安徽人特有的口音告诉他,他在这条路上必须比别人分外努力。
  
大二那年的六月,他遇见了蔡徐坤。在他大学里,那个作为来年新生的小学弟。
  
啧,这小孩怎么长的这么好看。这是朱正廷对蔡徐坤的第一印象。都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小孩长得倒是越来越好看了。
  
还不知道自己被未来的学长朱正廷贴了个“长得好看”标签的蔡徐坤,正在传媒大学的图书馆里写着新生入学的演讲稿子。
  
这人真怪,朱正廷想道,都这年头了还在手写稿子。
  
蔡徐坤坐在一个靠窗的桌子旁边,初夏的午间阳光穿过透明干净的玻璃窗散乱地撒在桌子上,斑驳的光点落在他的侧脸上,像是梦了后才会出现的人。
  
他手中拿着的钢笔笔在纸上摩挲着,纸不是一般的A4白纸,质感上更像是信纸,少年的字很潇洒,不像是在写稿子,更是像是在完成艺术品一样的东西。
  
朱正廷愣了愣,却还是径直走了过去。他的白净的衬衫衣角在掠过桌子旁边的时候,带起了一阵香皂清香的微风,轻轻地掀起蔡徐坤的稿纸。等到蔡徐坤抬起头来找那个人时,朱正廷只剩下在图书馆门口的一个小小的背影。
  
那时的朱正廷还不知道蔡徐坤是个新生,心里还闷闷想着怎么自己没见过。
  
那年六月,明明就是一个适合相遇的季节。
  

03.

  
又是半个四季过去了。
  
‌大四的学长们都在为自己未来以后的各奔东西匆忙的做着谋划,恍然间朱正廷意识到自己也已经大三了。
  
距离毕业和自己的梦想似乎又近了一点。
  
在那学期的一次文艺汇演上,他又遇到了蔡徐坤。
  
这回他知道了对方的名字。
  
据舍友说,蔡徐坤在入学是就一鸣惊人,时时占据校园论坛各色热门话题,让朱正廷这种在系里“隐居校园”好几年了的人都听到过不下于几十遍他的名字。距离第一次相遇时隔一年,对方好像又长得开了一点。
  
比半年前更好看了,他如是想到。
  
朱正廷是被自己系里的同学硬推出来的,自从他某次聚会喝多了,无意间说漏了自己会跳现代舞后,就成了系里的底牌。因为他们系里都是文科生,整天带个厚片眼镜盯着电脑打着稿子,大多在文艺当面没什么细胞,难得出一个像朱正廷这样的,文艺汇演什么的也就只能靠他了,哪知大一那年文艺汇演的一支舞,让他就这样一“战”成名,一不小心得了个第一。于是全校都在打听着是哪个系出了个仙子,结果发现是个新闻学的文科生,并不是学什么艺术的,着实让他们新闻学好好得意了一回。从此,朱正廷就被他们系寄予了厚望。
  
被全系寄予厚望的朱正廷拿着号码牌,感觉自己的眼皮跳地快的有点不对劲,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叫号的声音就这样突兀地响起了。
  
“六号,朱正廷。”
  
“七号,蔡徐坤。”
  
等到叫号清点人数的时候,终于帮朱正廷把心里的疑惑解释清楚了,原来他在蔡徐坤的前面一个,是压力大吧,难怪如此。(这里学生会文艺部的小姐姐深藏功与名。)
  
六号的一曲思思雨落完毕,朱正廷规规矩矩地向台下鞠了个躬,就转身从容下去了,尽管他特别地想看那个长的好看的小孩到底要表演什么样的才艺。
  
尽管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从现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和少年的精湛的舞台技巧还是让他惊艳了一番,流利的Rap和炸裂的台风,到结尾时点着好看脸颊侧面的手指,从头至尾,这个人的表演都是完美而无可挑剔的。
  
表演结束了,朱正廷眼角画着妆的眼睛里的眼神却还是有点恍然。刚刚,蔡徐坤点着脸时是在看自己吗。
  
他茫然的视线正好和刚表演完的少年对上,蔡徐坤朝他悄然一笑,嘴角向上勾了勾。
  
朱正廷有点慌,毕竟是第一次被长得好看的男孩子这样看着。
  
他急忙回以对方一个灿烂的笑容,又冲他开玩笑似的做了个飞吻,算是回应少年刚刚那个索吻的动作,两只手向台上的少年伸开,像是要接住什么似的,笑容看着明媚。
  
哪知台上的那人根本就没领情,随即转身就下去了,看也没看他一眼。
  
嘁,这人怎么这样的啊。不可爱的朱正廷有点生气的在喧闹的人群中这样想道,闷闷地跺了跺脚,穿着演出服转身走了,正巧与刚下台了的蔡徐坤擦肩而过。也没看到对方红着脸,匆匆从他身边跑过去。
  
看什么看,不看了!睡觉!
  
那次汇演之后,双鱼座和狮子座的两人又在舞台的后台碰见过好几次,朱正廷就没给过蔡徐坤好脸色看过,也没朝对方笑过,实力将“高冷”二字诠释到底,却不知道自己这副模样加上自己的这张不适合生气的脸,真的很可爱,一点作用也没有。
  
让他们两个莫名就快要“老死不相往来”的人到相识相知,也是在六月的初夏。
  
那时朱正廷还是在大三,蔡徐坤还是在大一。
  
那年六月的朱正廷多了一个新室友,名字就仨字,叫做蔡徐坤。
  
据朱正廷不愿透露姓名的某原舍友回忆道,蔡徐坤刚刚搬进来的那天,朱正廷全身散发的气息怕是要把他的舍友都冰冻致“死”。幸好蔡徐坤那小孩是个心细的人,把自己在学校旁边的小卖部里买的一大袋子零食往桌上一摊,成功收买了朱正廷他们全宿舍的人。
  
据传媒大学的学子们回忆道,自那一天起,就可以看到两个人一直这样有意无意地一起的走在大学的图书馆、餐厅、小道等,各个地方。
  
那年的六月,是一个适合相识相知的季节。
  
那年被回忆的二人正抓紧着学期末,想再在宿舍楼下喂下那几只已经被他俩喂了一个月的流浪猫。
  
“坤坤,”是朱正廷在讲话,声音听上去闷闷不乐的,“都一个月了,它们怎么还是不吃我喂的火腿啊。”
  
“有可能是因为嫉妒你长的比他们可爱吧。”蔡徐坤一边把火腿喂进一只猫的嘴里一边回答他的话。
  
“你不准说我可爱!”
  
快要发火了。
  
“明明是你更可爱嘛…”
  
朱正廷脸已经有些发红了,声音也越说越小。
  
“正廷,”蔡徐坤的声音一下子认真起来了,侧着头,是在看他。
  
两个人的目光对上。他听见蔡徐坤的声音像雨一样,浸润到他的心里。
  
“因为你好看。”
  
朱正廷的脸更红了。
  
啊,糟了,那是心动的感觉。
  
他好像有点喜欢上蔡徐坤了。
  

04.
  
       
时间如梭,朱正廷就要毕业了。
  
这是在大学里的最后一个六月了。朱正廷在站檐躲雨的时候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蔡徐坤这样想着。
  
这两年来,他与蔡徐坤的一切故事,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也没有过什么轰轰烈烈的疯狂事情,如今就要分别了,看着来车站送他走的少年,像是和三年前坐在他学校图书馆里的少年坐在桌前书写的背影一点点的重合起来,只不过长开了些,也高比他了些,还让他了解了些…一点一滴在朱正廷的生命里留下美好事物。
  
朱正廷现在有点明白那年的蔡徐坤为什么会是亲手写着演讲稿,他忽然也有些自私地想要蔡徐坤这样亲手给他写一封手写信,压在他的行李箱底,哪天偶然翻开,还能依稀想起少年在台上点着他的脸颊侧边,和嘴角向上勾起的弧度…
  
他没忍住看了眼站在自己旁边的少年,对方的目光望向的是檐下落下的雨形成了闪烁着光的雨帘。他想像《摆渡人》了的主角一样,偷偷自私一下,让自己的影子悄悄抱住对方的影子,但是天还是在下着雨,站檐下也没有什么灯光,照不出来长长的影子。
  
朱正廷看了眼手表,车快来了,他鼻子有些酸酸的。像是注意到了朱正廷刚才的目光,蔡徐坤的头向后侧过来,正好对上朱正廷望着他出神的眼睛,里面有些像雨滴一般闪烁的星星一样的东西。
  
“正廷,”蔡徐坤的手在朱正廷眼前轻轻晃了晃,“你怎么哭了?”
  
“啊”朱正廷的手放开行李箱,拿手背胡乱抹了抹自己有些红的眼角,牵引着几滴泪珠往下掉,“我没事,就是…”你能不能抱抱我啊。
  
“正正,”蔡徐坤磁性的声音带着些许少年感,轻轻的拂过朱正廷的耳边,像阵微风,轻易地勾起朱正廷的情绪,“怎么…”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朱正廷一把抱住了,那个忽的抱住他的人情感一下子就爆发,嘴里还不停的带着哭着腔说着

“蔡徐坤”

“我真的好喜欢你”

“你,你就让我抱一下”

“就一下”

“你不要推开我好不好…”

最后人哭着哭着就没有了声音,闷闷地把头埋在他的胸口。
  
“不好意思,我,我…”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干了什么的朱正廷急忙从蔡徐坤身边退开,眼眶哭的红红的像只受了委屈的兔子。
  
之后两人就在公车站檐下,没有人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下一句话,相对无言。
  
“坤坤再见,我走啦”公车的喇叭声在这时不巧的响起了,朱正廷微微伸了伸手,再想抱一下他,最后只是哑着刚哭过的嗓子打破了这尴尬的境地,带来却又是一句将要分离的话。
  
就这样转身撑着伞走入雨里,拎着行李箱跑上了车,站在车门口却只来得及看了蔡徐坤一眼,就被后面要上车的人向着里面挤了。
  
车要走了,蔡徐坤还是伫在那里,连句再见的话也没有。他是不是讨厌自己了,朱正廷在车上透过水雾迷离的玻璃车窗望着车站里的蔡徐坤。
  
好像再见他一眼,哪怕匆匆一眼就别离。
  
“滴”“滴”,是公车要走了的声音。刺耳的两声喇叭声似是惊醒梦中人,蔡徐坤猛然回过神来,看着掉头要走的公车,忽然就拼命地追着公车跑了起来,不管不顾这雨下的是淅淅沥沥还是如倾盆一般,他就这样不顾一切地闯进雨帘里,好像是做了他第一件这样拼命的事,为了一个人,不过如此。
  
坐在车里的朱正廷坐在后排,靠着窗低着头,迷迷糊糊想睡着间听见好像有人在车外喊他,他有些麻木地推开车窗,探出个脑袋向窗外望去。
  
他看见了在雨中被淋的湿透的蔡徐坤笑得张扬地追着公车在跑。
  
看见朱正廷探出了脑袋,蔡徐坤停下了脚步,冲着朱正廷喊着:“我喜欢你!”
  
朱正廷已经分不清楚什么是雨什么是泪了。
  
只记得他冲着车外喊着,我也喜欢你啊。
  
匆匆一眼哪够啊,他们是要一起度过余生的少年。
  
那年朱正廷大四的六月,是一个不适合别离的季节。
  

05.
  
       
“你想那时候的你真傻,都不知道可以打电话。”

朱正廷站在蔡徐坤面前,帮他打着领带,忽的就想起了过去。
  
蔡徐坤就笑着看着他,摸了把他的毛茸茸的头发,有意无意地提起说,
  
“也不知道是谁半路冲下车,又一把抱住我的。”
  
“那还不是怪你先跑出来的。”
  
“但是我觉得如果我打电话的话你跑要的会更远。”
  
“……”
  
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到最后,他不是单恋。
  
那个追着公车的少年,如今西装笔挺体面。
  
依然在六月,夏蝉还没有开始轻鸣,天气也还没有多变,那几年往后的初夏,都是适合相爱的季节。
 

 06.
 
     
时间如雨,一瞬间,淋湿了四个四季。
  
他们已经在一起两年了。
  
初夏,真的是一个好季节啊。
                                                                             

END .
  

       






一个小小的番外:
  

       
朱正廷某天和蔡徐坤整理自己的行李箱时,翻到了一个被压的平平整整的的信封。
  
“你终于找到了。”坐在他旁边的人笑得灿烂。
  
于是又被抱住了。
  
真的是有一封手写信信,被压在了朱正廷的行李箱底。
  
不知道是哪天偶然翻开,还能依稀想起少年在台上点着他的脸颊侧边,和嘴角向上勾起的弧度。
  

评论(2)

热度(52)